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我是怎么在新西兰找到工作的(上)

作者:开心麻将 发布时间:2020-08-06 02:07 浏览次数:

  从登陆新西兰,到找到工作,再到RV获批,一年多的时间,感慨颇多。在这里想把自己找工作的经验分享给大家,希望对想移民新西兰的朋友有所帮助。

  我是2018年初登陆新西兰的,当时持的是配偶工签。在这里介绍一下背景:2017年下半年,因为对国内教育、食品安全等问题的担忧,在和双方的父母都商量了之后,我们决定全家移民到新西兰。通过网上搜索、逛各大论坛、朋友推荐等渠道,最终确定委托一家新西兰本土的移民公司帮我们规划。我和老婆两个人在国内都是商科背景,我爱人本科学历,毕业后一直都是在外企做人力资源管理,而我有MBA学位,在零售行业有8年工作经验。以我们两个人的专业背景和工作经历,很难申请到新西兰的海外技术移民,因为中国不属于新西兰认可的海外劳动力市场,少了工作经验的加分,我们的总体分数达不到技术移民要求的160分。那么剩下的唯一路径只能是留学,然后申请技术移民。 因为老婆在工作中一直都用英文,所以就确定下来让她留学。我老婆参加了2017年10月份的雅思,成绩不错,阅读7.0,听力6.5, 口语6.0, 写作6.0,总分6.5,这个分数可以直接申请8级PGD研究生(Postgraduate Diploma)或9级硕士学位,考虑到我们是以移民为目的,就申请了梅西大学的一年商科PGD课程。根据当时移民局的政策规定,8级以上的学生签,可以担保配偶工作签证(在新西兰境内自由从事任何工作)和小孩学生签(免费上学)。

  2018年1月初,在全家签证都获批后,我们在小学附近街区租了两室一厅,正式开始了在新西兰的生活。老婆每天主要的任务就是学习,没课的时候她接送小孩。而我主要的任务则是找工作。

  新西兰是一个国土面积与英国相当,但是总人口只有500万的国家,以农业、旅游业为主,工作机会尤其是办公室工作并没有那么多,整个国家更缺的是技术型人才或蓝领工人。尽管我对找工作的难度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实际困难比现象中更大。

  一开始,我在新西兰知名的招聘网站像seek,trademe等注册账号,每天都搜索销售类的工作,然后把Cover letter和简历四处投,一个月过去,几百封简历投出去,但只收到了几封礼貌的拒信封,其他的申请都是石沉大海。于是我试图直接联系新西兰的猎头公司,希望能够通过他们的推荐找到工作。联系了几家看上去高大上的猎头,把个人资料提交上去,有的猎头表示有合适的职位会通知我,有的猎头则直接跟我说因为我本人没有本地的学历和工作经验,又没有RV,相比之下,雇主肯定更愿意雇本地人或本地的大学毕业生。这些反馈让我不禁对自己产生怀疑,难道真的在新西兰就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生活总要继续,于是我在“十人九代购”的大潮下,加入了代购大军,每天在超市、药房、保健品店来回拍图片,发朋友圈。身边的亲戚朋友纷纷慷慨解囊,让我不至于在这段艰难的日子里失去经济来源。但痛定思痛,代购并不是长久之计。

  随着认识的人慢慢增加,我也加入了各种各样的微信群,并在其中寻找任何可以提供工作的机会,可华人圈的工作机会毕竟有限,所以效果并不明显。在找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英文距离找到一份好工作还有很大差距。在一次接小孩放学等待的过程中,之前认识的一个家长告诉我可以去附近的教堂学英语。于是我开始了每周两次在教堂的英语课。教课的老师是一位大概70岁的老先生,课程内容以圣经为主,中间穿插讨论,课后老师的太太会将提前在家准备好的糕点和饮料端出来,让大家边吃边聊。一起学英文的同学中有一位曾经在华为工作过的软件工程师,我就跟他讨教怎么找到工作。他告诉我说,要找到合适的工作,还是要尽量扩大自己的交际圈,不能老是闭门网申,在网上投简历成本最低,但是效果也最差。他自己的工作正是因为参加教会的英文班,被老师介绍给了一位开软件公司的朋友从而获得了面试机会。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抓住一切机会认识人,尤其是本地人,自从工作之后再也没碰过的足球、篮球运动又重新捡了起来。我踢球就在离家很近的一个社区足球场,因为不认识人,一开始主要陪着自家小孩在场地里踢着玩。3月份的一天,当我又一次在带小孩踢球时,发现有一帮人正在球场上热火朝天得踢着全场。中途一个捡球的哥们路过我身边的时跟我说,过来一块踢吧。于是我懵懵懂懂的加入了进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尽管不是什么专业水平,但是大家都踢得足够认真。比赛结束后,一个毛利小伙让我下载了一个WhatsApp,把我拉进了他们的足球群里。之后的每周六下午三点,我都准时跟这群球友踢球。经过一个多月的熟悉,彼此之间从最开始的生涩到有了初步了解,话题也慢慢多了起来。一次踢完球之后的聚餐活动(其实就是大家AA买了一堆汉堡、炸薯条、炸鱼之类的外卖和啤酒),一个四十多岁的Kiwi大叔Roger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说之前在中国做销售,主要是超市渠道,现在正在找工作。Roger听到之后跟我说,他家在北边有个面积不小的酒庄,现在正想开拓中国市场,问我有没有兴趣试一试。喜不自胜的我当然是满口答应。

  这次聚餐随后的一周,我就在Roger的带领下,参观了他的酒庄,品尝了酒庄生产的各种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并且谈了怎么开拓中国市场。我也尽量把自己所知的国内渠道介绍给Roger。出于谨慎考虑,Roger给了我一份临时的工作,期限是6个月,如果我在六个月内表现突出,他将会给我一份长期的工作。四个月找工作的惨淡经历让我感到:能有一份工作,哪怕是临时的,也弥足珍贵。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联系了以前在国内工作过的公司和合作过的几家超市,并且出差过去,在以前同事的帮助下在几个城市推广葡萄酒。经过马不停蹄的奔走,2018年8月,我终于拿到了一份价值20万纽币的订单,让Roger兴奋不已,于是我的临时工作合同变成了长期工作合同,而薪酬也从每小时18纽币涨到了25纽币加销售业绩提成。

  2018年年底,在我老婆拿到PGD学位的同时,我也在Roger公司的担保下,以我自己作为主申请人递交了技术移民申请,经过7个月的等待,我们一家三口顺利拿到了新西兰的绿卡。


开心麻将

©开心麻将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