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日本摄影家系列:创造时间之外的空间——志贺

作者:开心麻将 发布时间:2020-05-31 22:55 浏览次数:

  她的照片暗黑、怪诞,充满魅惑。凝视她的照片,宛如凝望深渊,而那深渊中又射出一道灵光,将观者吸入一个鬼魅的境地。她将真实与虚构相结合,从而完成对想象的超越;在现实中拍摄非现实,从而理解看不见的真实。在她看来,拍摄照片是在过去、现在、未来这一时间轴之外创造一个空间。她就是日本女摄影师志贺理江子。

  志贺理江子(Leiko Shiga, 1980-)于1980年出生在日本爱知县冈崎市。

  志贺与摄影的邂逅发生在高中,她用一台自动卡片相机拍摄学校的运动会。运动会结束后,胶卷还没用完,得把剩下的几张拍完才能拿去冲洗,于是她漫无目的地拍下了家中的桌子,先拍摄其自然状态,随后稍微移动玻璃杯的位置,再拍一张,之后再次移动位置,然后拍摄……就这样一直把胶卷拍完。

  当胶卷冲洗出来时,她望着手中的照片,感到十分诧异,明明是自己刻意摆放的物体,看起来却十分自然,而且这些照片就像是“物体真实存在的证书”一样。这种超现实感令志贺着迷。与其他摄影爱好者不同,她几乎不曾拿着相机出门寻找感兴趣的东西进行拍摄。处于青春期的志贺将摄影当作一种描绘内心的方式,在摄影时,她能从自身中跳脱出来,跃进自己创造的另一个现实。

  高中毕业后,志贺考入东京工艺大学写真学科,但立刻发现那里不适合自己,并于半年后退学。1999年,志贺考入英国的切尔西艺术与设计学院。同年,她以自己的弟弟为模特拍摄了如梦似幻的《piano》。

  照片中的少年赤裸着上身坐在椅子上,摆出弹奏钢琴的姿势,身前虽无钢琴,但他却一副沉迷其中的样子,指尖迸发出的火花宛如跳动的音符。

  在伦敦上大学的第一年,由于英语不好,志贺难以与他人沟通交流,陷入了孤独。她意识到不能这样下去,于是强迫自己走出去与他人建立关系,既然难以用语言沟通,就用自己擅长的影像。志贺将自己的屋子铺满黑布,邀请室友杰奎斯和邻居们来拍摄肖像,完成了作品《杰奎斯明早看见了我》(Jacques saw me tomorrow morning)。

  2004年,志贺理江子大学毕业,她从伦敦南部搬到东部的政府公租房,在这里拍摄了《黛米恩法院》(Damien Court)、《莉莉》(Lilly)两部作品。这次的拍摄对象依然是她居住的社区中的居民。同样是纯黑的背景,只不过拍摄地点由室内搬到了室外。2008年,她将之前的四部作品重新编辑,出版了写真集《Lilly》。

  同年出版的另一本写真集《金丝雀》(CANARY)是她受邀在日本仙台、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新加坡等地时创作的作品。金丝雀这一意象来源是在17世纪的英国,人们发现金丝雀对一氧化碳的敏感度要比人类高很多,所以会在矿井中放一只关在笼中的金丝雀,当人们察觉到金丝雀烦躁或昏迷时,还有足够的时间逃出矿井。志贺说,身体只是一个媒介,我的腹中住着一只金丝雀。对她而言,摄影就是那只金丝雀,她用摄影来探寻世界与生死。

  每到达一个地方,为了探寻居民对于土地的记忆,志贺都会发问卷询问路人“对你而言,最明亮与最黑暗的地方是哪里?”,随后她将答案汇总,制作一份摄影地图,前往上面标注的地点拍摄。其中有部分作品是直接拍下来的,但大多数为构成写真,即拍摄对象摆好姿势进行拍摄,通过这种方式,摄影师与被摄者的关系超越了“拍摄与被拍摄”,转化为彼此间的意识交流。

  这个系列是志贺第一次用数码相机和手动镜头进行拍摄,画面看起来宛如梦境,但她只用过一次photoshop,即把Bon Bon Hall这张照片中支撑那个男人的一把铁椅子去掉了。

  2008年,志贺理江子凭借写真集《Lilly》和《CANARY》获得了第33回木村伊兵卫摄影奖。

  这年冬天,志贺回到了日本。在拍摄《CANARY》时,她去过宫城县,并被这里所吸引,打算定居于此。寻找住处时,她在宫城县名取市的北釜遇到了美丽的海。被海岸线和松林吸引的志贺住到了北釜,并征得村长许可,成为了村子的“专属摄影师”,拍摄村中的祭祀、仪式,记录村民的口述历史,有时还会有村民委托她拍遗照。

  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袭击日本东北部太平洋海域,北釜也未能幸免。遭遇震灾的志贺用自己的镜头表现了灾难、死亡。

  2013年,志贺将这些年在北釜拍摄的照片集结,出版了写真集《螺旋海岸》。

  这本写真集不仅承载着土地与村民的记忆,还包含了志贺自身的经历。海啸发生时,巨浪席卷而来,将人、树、动物、房屋吞噬。望着眼前这一幕,志贺感到,时间、生、死、感情、物的价值全都崩坏了,徒留一片茫茫大地。

  当时,许多写真被埋在了土里,当它们被挖出来时,志贺觉得自己的胸口被击中了——那些写真在脏污的泥土中如此醒目,宛如与现实世界相对抗一般,呈现出一种异质性。写真被阻隔在现实的时空之外,处于另一个空间中。

  在拍摄《螺旋海岸》时,志贺萌生了一个想法——以春天为主题进行创作。因为《螺旋海岸》的主要议题是共同体、个人与土地的记忆,所以她并没有把“春天”囊括进去,而是开展了一个新的摄影计划。

  经过六年的拍摄,志贺将作品汇集、整理,于2019年在东京都写真美术馆举办了摄影展“human spring”(人类的春天)。

  站在会场放眼望去,只见一个面部发红的男人的大幅肖像不断重复,这张写真的标题是“人类的春天·永远的现在”。对于这种展示方式的用意,志贺是这样解释的,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从未考虑过死亡,毫无变化的今天叠加到昨天上,我们也坚信着一成不变的明天将持续下去。写真中的男子患有躁郁症,躁狂和抑郁这种极端的表现在现代看来是一种疾病,但志贺认为,这是人类最本真的状态,所以在民间故事和共同体的祭祀中,它一直被描绘为精灵、鬼怪,绵延不绝,延续至今。

  Spring的一个意思是春天,在春天里,冰雪消融,万物复苏,生命闪耀光辉,同时遗体开始腐败、发酵,微生物滋生、聚集,生乃存在于内侧的死。Spring的另一个意思是跳跃,摄影并非从过去的时间里截取一个瞬间,它也不是现在,更不是未来,而是另一个空间,就像是垂直于流逝的时间轴跳跃到另一个维度一样。

  志贺理江子的作品最吸引人在于其中的不确定性。对她而言,比起传达消息,分享不解更为重要。千年之间人世沧桑变换,对于土地来说,人的时代更迭不过是瞬息之间。作为共同体的人类做着同一个梦,而人对于风景来说又是一个转瞬即逝的梦。欣赏志贺的照片,就像跌落梦境,在其中看到自己内在的混沌,同她一起暂时跳脱出时间,进入另一个空间。


开心麻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日本摄影学校推荐

©开心麻将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