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输液可能要快一点

作者:开心麻将 发布时间:2020-05-17 22:41 浏览次数:

  一个寝室,5名麻醉专业女生,2人直博,2人保研,1人通过研究生综合选拔——

  栀子花开呀开,毕业季要来了。在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 “百佳寝室”里,来自东西南北中的5名女生, 2人直博,2人保研,一人已通过研究生综合选拔,人生又将展开新的画卷。

  “麻醉医生不是打一针就走人吗?”“学医不需要熬夜苦读吗?”“相处不会有矛盾吗?”“毕业不是结束吗?”带着社会上流传的一串疑问,5月,记者走近这5名学医女生,走近被误解的麻醉专业和学霸寝室。

  “医生,我想要无痛分娩”“医生,我想要无痛胃镜”“医生,我想要全麻”……虽然人人惧怕疼痛,但当一台手术成功,病人往往感激涕零的是举刀的外科医生,夸其“妙手回春”“华佗再世”,谁会想到麻醉医生呢?在很多人眼里,麻醉医生不就是那个打一针就走的人吗?

  1846年12月21日,英国第一例麻醉手术是现代医学发展史上的分水岭,标志着手术摆脱了恐惧,科学战胜了疼痛,从此医生不再是“屠夫”。但169年过去,直到2015年7月,云南的张琦玲、海南的平安琪、湖南的杨敏婧、江苏的戴丹青、内蒙的郭佳妮填报高考志愿时,仍然不了解麻醉专业。“我只是想学医”“打一针让人睡着”“家里缺个医生”“我原来第一志愿报的建筑学”“好找工作”。这些竟是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五个女生选择麻醉医学专业的初衷。

  进入大学,她们才知道,麻醉专业学习的课程和临床专业差不多,她们也需要上解剖课,和“大体老师”打交道。要懂的甚至更多,因为需要麻醉的病人不分科室,麻醉是一门综合学科。而直到2019年6月, 5名女生从“大三大四”的见习进入“大五”实习阶段,才真正对麻醉医生的工作有切身的了解。

  “术前、术中、术后,麻醉医生都得在,是手术室里的守护神。”在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麻醉科实习的张琦玲, 7:20开会,7:40进手术室备好药物和器材, 8:00开始第一台手术,如果是肾结石等时间短的手术,一天可能七八台,中间只能花10多分钟吃个饭。而肝脏移植、心脏瓣膜置换术等大手术,一台手术就是六七个小时。手术前,麻醉医生需要准备药物和仪器;病人进手术室后,核对信息,接上各种监测仪器,静脉给药、插管,外科医生手术时,盯紧仪器,监测病人心跳、血压、血氧含量等各项生命体征变化。血压高了,可能麻醉浅了,要调整用药量,血压低了,可能出血多,输液可能要快一点。突发情况,随时处理;术后送至恢复室,等苏醒,评估何时拔管。一天手术结束后还要去病房看望第二天需要手术的病人,了解病情和心情,评估是否适宜手术。不同的病人不同的病,麻醉的方式和用药也千差万别。

  “术中保证不痛,术后保证醒来,麻醉医生是幕后英雄!”因是暑假,在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麻醉科实习的平安琪,平均每天有10台青少年的眼科手术,最小的患者只有一两岁,哭闹不止,得到等候区接抱进手术室,精细手术,术中不能有任何躁动,用药更要小心。她也跟过脊椎科的大手术,创面大,出血多,病人血压波动大,让她心里特别慌张。

  “工作时间长,但没想到压力大得像坐过山车!”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麻醉科实习的杨敏婧有一次“单飞”,突然发现病人血压降得特别快,她惊得连滚带爬赶紧叫老师,老师判断是血压计坏了,虚惊一场。临危不乱,成竹在胸,看着就让人安心的老师,是杨敏婧希望变成的样子。她还发现麻醉医生有权停掉手术,第二天要手术的病人一个因喉咙有发炎症状,一个因心电图有房颤,无法麻醉而手术叫停。

  麻醉后处于深度镇静状态的病人平稳但危险,潜在病变容易诱发,手术背后暗流涌动。麻醉医生如舵手,紧盯仪表盘,不停地诊断、分析和处理,让病人回到安全的航向。早上6点多起床,晚上9点多回寝室,一台接一台手术,让同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麻醉科实习的戴丹青一回来,就洗洗睡了,她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麻醉医生猝死频发。而学霸中的学霸郭佳妮曾晕针晕血,因为手术室工作的紧张,症状竟然有了缓解。但她发现,在手术室里长时间紧盯各种仪器并不是她喜欢的工作,直博保送时果断改成了血液学。

  “学医当然苦,密密麻麻的课程表发给不学医的同学看,他们都惊呆了。”来自海口的平安琪,高三亲历了一场膝关节滑膜炎手术,术后第二天就能走路,医生职业的神奇让她立志学医。每周六还选修了法医学、中医学等好几门课。

  但学医又好像并不那么苦。寝室里有个“自律”得不像肉体凡胎的郭佳妮,得过两次国家奖学金,直博保送至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学研究所。她每天都是6:30起床,23:00前睡觉,雷打不动。学习时间,再有诱惑的邀约,她也不会心动,理由是:“每天完成当天的任务,考试前就不用熬夜了”。其他4个女生也发现,熬夜3至4小时,第二天整天状态不佳,得不偿失。在郭佳妮的影响下,这个寝室成了不熬夜寝室。

  医学书又厚又难懂,女生们各有妙招。直博保送至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麻醉科的杨敏婧喜欢刨根问底,一有疑问,“知乎”“丁香医生”“上课老师”一个个问过去。大家有不懂的,经她一讲就很清楚。保研至湘雅二医院麻醉科的张琦玲经常会分享自创的“口诀”,姐妹们“醒来背一背,睡前背一背,很快记住了”。保研至同济大学医学院麻醉专业的戴丹青和通过中南大学麻醉专业综合选拔的平安琪习惯在寝室复习,两人互相监督,效率奇高。她们梳理提炼出一系列问题,听到在图书馆或教室复习的三人回来的足音,立即实施“堵门计划”,答不对不准进屋。这样,5人在娱乐中又把功课复习了一遍。

  操作考试也难不倒5人。需要皮肤缝合练习模型,用瑜伽垫自制;需要人体模型,互相在对方身上练习。团结互助的学霸寝室就这样苦中作乐,个个成绩优异,5人累计获奖20多次。

  “大三评上了百佳寝室, 400元奖金被我们下了馆子!”杨敏婧记得,剩余的钱还更新了“劳苦功高”的扫把和拖把,当然,置办公共财产的事都交给了“妈咪”戴丹青,这个江苏常州的女生会照顾人又会持家。而抓阄当上寝室长的杨敏婧,只管划分卫生区域,爱干净又自律的5人自觉打扫。

  5名学霸个性迥异。张琦玲大大咧咧,喜欢看侦探小说,微信名“小邪”,是《盗墓笔记》里两位男主名字合成,她还自学了乐器尤克里里。戴丹青自小学绘画,还创作脑洞大开的穿越小说,嗓音好,寝室里时常飘荡着各种热播剧主题曲。郭佳妮安静温柔,从没发过脾气,爱看历史书,爱吃爱逛街。自律得令人“发指”,保送直博后,作息时间也没改过。最小的杨敏婧丢三落四,稀奇想法多,爱思考,有主见,《奇葩说》里那些绕来绕去的情感辩论题一个也糊弄不了她;平安琪看上去安静,其实有趣,爱摄影,会插画,平时还会把姐妹们的照片P成搞笑的表情包。

  “寝室,是我们最放松的地方,喜怒哀乐都能分享。”两个女生和男友闹了别扭,三个“恋爱小白”会送上理性的情感分析。5个“吃货”从河东吃到河西,连来自呼和浩特的郭佳妮都爱上了鲜辣的湘菜,每次温柔地抱怨肉太少太贵。她们一起骑行、K歌、看电影,一起去凤凰、张家界、泰国旅游。

  寝室里,5个女生互相关心。假期深夜,郭佳妮被开水烫伤脚,大家护送医院,看病抓药,日常生活,轮流照顾。2019年8月,4人保研保博,平安琪落了单,心情低落。大家都去给她鼓劲加油,不时送好吃的给她。

  转眼就要毕业了, 5人再也住不到一个寝室了。因为疫情,她们快一个学期没见面了,但每天在微信群里视频、交流,晒美食、小说、插画,好像从来就没有分开。

  “同城多聚,异地创造机会聚。微信群保持活跃度,科研方向的多交流科研上的问题,临床方向的多分享工作上的趣事。”寝室长杨敏婧相信,未来的医学科学家、血液专家、大学教授、优秀麻醉医生有办法让友谊地久天长。


开心麻将

©开心麻将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