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学生培养 >

疫情之下 培训机构倒闭!给孩子交的学费怎么办

作者:开心麻将 发布时间:2020-06-12 02:47 浏览次数:

  原标题:疫情之下,培训机构倒闭!给孩子交的学费怎么办?疫情大考之后,行业如何自救?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很多行业的冲击都是显而易见的。对少儿培训机构,尤其是线下机构的影响更是首当其冲。

  近日,在深圳有家长发现,随着复课时间表的临近,预交了一两年学费的机构,怎么就突然倒闭、找不到人了呢?

  杨女士有两个孩子,希望培养孩子艺术兴趣的她,在去年12月给孩子交了38000多元的学费,谁知道赶上了疫情,几乎没有怎么上过课。可是就在最近,这家培训机构通过公众号发布通知,表示自己现金流断裂,濒临倒闭。

  深圳市民杨女士:他们从去年1月19日开始放寒假,机构没有上课,寒假以后接着是疫情,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上课。我应该还有一百六十节课,大概38000元左右。

  记者在现场发现,在这家培训机构的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因为疫情原因暂时停业。

  深圳市民杨女士:消协那边也尝试着去联系培训机构负责人,包括给他发告知书什么的,都没有回应。消协当着我的面,给他打电话都没有人接。

  杨女士给记者看了这家机构的公众号,正常的宣传内容都还能打开,但是学员剩余课时等相关信息已无法打开。至于剩余的学费要如何拿回来,几位家长也是十分为难。

  杨女士告诉我们,在深圳,这家艺术机构有三个校区,涉及三百多位学员几百万的学费。

  律师陈彤:我建议家长朋友一定要保留好相关的付款凭证,以及当时跟机构签署的合同和发票,可以通过民事诉讼去追讨欠款。如果确实发现经营者有恶意卷款潜逃的情况,那就有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家长也可以向有关的公安机关进行报案来处理。

  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都存在无法退款的线下机构,如何拿回已经缴纳的学费,成为了很多家长无解的难题。律师也建议相关部门应该制定相关政策,帮助学生和家长规避此类风险。

  律师陈彤:大家最熟悉的是预售房的情形,实际上当开发商向购房者签署销售合同、收取购房款的时候,房子还在建。这种情况现在有严格的预收款监管账户,确保开发商不会挪用资金,确保这些资金能够用到项目的开发建设上。类似的一些做法,我觉得在教育领域,就是校外培训机构这一块,有关部门也可以进行参考。

  在长达4个多月的停摆之后,随着各地中小学的复学,线下培训机构也被有条件允许复课。这些培训机构目前准备得怎么样了呢?

  在深圳市少年宫,疫情之前,这里的春秋季培训班会有超过10000名学员,课程也涉及美术、钢琴、声乐、等众多门类。因为疫情的影响,这里已经停课接近5个月。

  在深圳市少年宫的各个教室门口,记者看到,额温枪、消毒液、免洗洗手液等防疫用品摆放得整整齐齐,所有的工作人员也已经到岗,按照复课标准做好了准备。

  广东省教育厅近日发文确定了2020年春季学期幼儿园、特殊教育学校和校外培训机构返园返校时间,指出校外培训机构的复课时间不得早于6月2日,尽快复工成了当前各家机构的当务之急。

  集团石厦校区校长张熠炜:我们准备了消杀作业记录表等18项材料交给了相关部门,街道办也派了工作人员过来验收核查,现在等待市教育局出台复课名单。

  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长许建领:深圳的教育培训机构目前来说有632家,教学点有1016个。从疫情发生之后,我们按照上级的部署,停止了所有的校外培训机构的线日,经过市、区里面评估验收合格之后,已经有75家的校外培训机构可以正常上课了。随着工作的进展,我们会陆续把其它评估验收合格的校外培训机构向社会发布。

  一些挺不住的中小培训机构纷纷倒闭,大的机构在积极复课,历经了4个多月的暂停之后,线下培训这个行业发生哪些改变呢?经历了疫情的家培训机构,对未来又有了怎么样的思考和判断呢?

  深圳市民杨女士的女儿就读五年级,在经历几个月线上课程的体验之后,她和孩子都很盼着线下培训机构尽早复课。

  深圳市民杨女士:我跟孩子也聊过,孩子比较喜欢上线下课,她觉得在线下课能够跟同学们在一起,有情感上的交流,她也可以跟老师有面对面的互动,她更喜欢的是这种模式。电子产品时间看长了,对小孩的视力有没有影响,这个是我们担心的。

  据了解,疫情期间,在生存压力下,不少线下培训机构纷纷开启线上教学的模式,经过几个月的运营,不少培训机构也认识到线上教学并不能完全取代线下课堂。

  集团董事长陈启远:这次疫情之后,一拨家长开始认可在线教育,但是我们觉得线下教育依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模式。在调查的过程中,有超过85%的家长,期待尽快复课,恢复到他们熟悉的线下上课的模式上来。

  复课是线下机构必须尽快进行的一件事情,因为他们的现金流已经不足以维持这么长时间的停摆。

  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发布的《疫情期间培训教育行业状况的调研报告》显示,调查的1459家教育机构中:

  教育行业研究员陈舒然:一些资金实力没有那么强的中小型培训机构,在这次疫情中,充分暴露了它们经营上的一些风险。从行业来说,我们觉得向龙头、资金实力更强的一些优质的企业去集中,应该还是中长期的趋势。

  此外,很多家长也更加意识到了培训机构跑路的风险,在采访中,很多人表示,对预付学费的模式将会慎重考虑。

  据了解,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对校外培训机构经营做了相应规范,规定培训机构“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经历这次疫情,教育部门也表示,未来要严格执行这一规定,也欢迎家长及时举报。

  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长许建领:我们也提醒广大的家长,一旦有相关的培训机构一次性收费超过三个月,希望你们向教育或者相关部门进行举报、投诉,我们会做相关的处理。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宁德时代超级电池来了!总里程达200万公里,寿命16年!公司最新回应:下单就可生产!


开心麻将

©开心麻将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